健身者在学校场馆中运动如果受伤了

2021-02-18 17:12

西城区教委的相关工作人员则表示:“我们也希望能够在不影响学校正常教学的情况下,有组织地让居民运用场地进行健身,但在不能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学校不能随便对外开放。”

据有关部门统计,2014年,北京市向公众开放体育设施的中小学有635所,占全部1700余所中小学的37.1%,比前几年有所下降,2013年,北京市尚有近6成的学校对外开放体育设施。而且,不少开放体育设施的学校每天定时向公众开放的并不多,只是偶尔向附近的单位团体开放。

该校负责体育场地运营的负责人告诉《工人日报》记者,学校接到这样的通知已经有一段日子,教育部门最近禁止一些中小学校的体育设施对外营业。

实际上,在解决中小学体育设施对外开放的安全、经费问题上,北京市也一直在进行积极探索。2014年,有关部门在修订《北京市全民健身条例》时,就提出要对居住区体育设施进行公益性运营,由政府出资对学校的健身区和教学区改造“分隔”,确保对外开放;探索由第三方负责管理运营学校体育设施,解决校园运动伤害的主体责任、赔偿机制。在修订内容上,强调细化学校体育设施开放制度,明确开放条件、范围和形式,规范好政府、社会、学校等主体的权利义务。

有专家建议,居民的健身需求可以向社区、街道、单位反映,然后由这些单位来组织固定时间有序进入校园体育场地运动健身,并由这些单位定期向他们宣传爱护学校场馆器材的必要性,同时对于恶意破坏者给予一定的处罚,帮助学校维护开放期间的校园治安。

家住北京的刘先生最近正在考虑帮儿子寻找新的运动爱好,此前他六岁多的儿子一直在西城区一家中学足球场学习足球,然而最近足球班却停办了。经过多方打听,他才知道这家一直对外开放体育设施的学校接到教育部门通知,学校的体育设施不允许对外出租,因此足球训练班被迫停课。

国家呼吁了多年,一再强调要创造条件开放中小学的体育设施,但是这一难题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解决。

据北京教委统计,体育设施比较齐备的学校,年维护费用在10万元左右,仅此一项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另外,居民进入学校运动后,经常将饮料瓶、塑料袋、纸团等垃圾扔在运动场馆的各处,而这些都需要派人员去打扫,学校并没有能力去支付这些资金。

“只有上体育课的时候才可以去学校体育馆玩会儿,课余时间就算是周末体育馆也不让进。”该校一名小学生告诉记者。

现实情况不容乐观,好政策落实起来并不容易,其背后有着复杂的原因。

我国社会总体体育设施较少,且分布不均是一个瓶颈。根据2014年我国第六次体育场地普查结果显示,我国居民人均占有体育场地面积仅为1.46平方米,不足美国的1/10,日本的1/14,而且超过50%的场地分布在学校。值得一提的是,中小学的体育设施大部分处于闲置状态,这就更加剧了我国体育设施的紧张程度。

据了解,为了推动开放,北京市政府曾在2007年下发相关文件,但由于安全措施、经费补贴和组织管理不到位等因素、致使一些原本开放的学校感到没有保障,又关上了大门。

学校体育设施对外开放,经费如何保障?出事故谁担责?是否会影响学生学习?这些都是校方和家长担心的问题。

同样被列入海淀区体育设施对外开放校的北京农业大学附属中学、翠微小学、永泰小学的负责人均告诉记者,场馆和场地只接受单位团体的预定,不接受个人或个体组织租借场馆。

“为了保证教育教学以及学校的安全,只能允许有组织的团体,个人的话容易造成人员混乱,给学校带来很大的危险性。”西城区教委的相关工作人员表示。

据记者了解,不仅北京如此,中小学体育设施对外开放难在全国各地非常普遍。

北京市第七中学的工作人员也告诉记者:十月初学校接到上级部门通知,要求所有运动场所都不再对外租借。此前,该校的体育设施均对外出租。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北京市中小学体育设施对外开放的情况更不容乐观,不少原先对外开放的学校都关上了大门。

近年来,全民健身的热潮受到了政府部门的重视和鼓励。2014年10月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将全民健身上升为国家战略。体育设施是全民健身的基础保障,《意见》指出,要积极推动各级各类公共体育设施免费或低收费开放,学校体育场馆课余时间要向学生开放,并采取有力措施加强安全保障,加快推动学校体育场馆向社会开放,将开放情况定期向社会公开。

有专家指出,与资金短缺相比,对体育场馆对外开放的更大阻力是安全问题。场馆一旦对个人开放,运动者的安全、设施的安全、校园的安全都将是问题。健身者在学校场馆中运动如果受伤了,很容易把责任推给校方,重者甚至可能影响校园的教学秩序,破坏教学环境;不明身份的校外人员进入学校,也有可能给校园治安带来很大的压力。

西城区师范学校附属小学的学生家长则向记者反映,该小学运动场地从不接待外来人员。

北京体育局一直在努力推动中小学体育场地对公众开放,每年都会对那些开放比较积极的学校给予奖励,并且出台《北京市全民健身条例》,加强对于中小学体育设施开放的督察。但是,即便如此,北京市中小学对外开放的情况依然不容乐观。

家住东城区的赵先生以往总是与一帮朋友在自家楼下的一所中学踢足球,一场比赛租金约600元,但该场地最近停止了对外营业,赵先生无奈之下只能减少踢足球的次数,或者与朋友约在更远的场地过一把足球瘾。

记者发现,这种被要求停止对外营业的情况在北京多个区的学校均有所发生,许多原来一直对外开放体育设施的学校,都停止了对外营业。

居民有所需求,相关部门大力推动,但中小学的体育设施开放起来为何就那么难?

记者打通了北京市体育局官网公示的该校场地对外开放负责人的电话,他告诉记者,根据教委的指示,学校体育设施已经不再对外出租。

在北京市体育局公示的体育设施对外开放校名单里,北师大二附中西城区实验学校名列其中,当记者提出要在周末租场地打篮球的要求时,保安一口回绝:“学校规定校外人员不能随便进学校,就算是周末也不行。”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许多像赵先生这样的体育爱好者都在问一个问题:本来我国居民的平均健身场地就很少,占了很大份额的中小学体育设施为何就不能顺畅地向普通消费者开放?